近日,校外培训机构迎来监管大棒,连续两日遭到点名处罚。

4月24日,学而思网校、网易有道精品课、猿辅导等因违规提前招生收费等问题被北京市教委通报。

4月25日,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校外教育培训乱象,通报,对跟谁学、学而思、新东方在线、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和进行50万元顶格罚款的处罚。

近年来,校外培训产业飞速发展。有些好的教育机构通过差异化的教育方式,针对性地提升了学生的综合能力。但是也有不少培训机构,一味追求经济利益,有意无意地制造教育焦虑、恶化教学秩序,成为当前教育内卷化的重要推手。

撕开机构的虚假营销

课程原价11998元,联报优惠只需要3880元;原价799元的课程,促销价仅需20元……被校外培训机构类似促销活动吸引的家长不在少数。看起来是商家“放血”大让利,实际情况却是促销活动前从未以原价成交过,属于价格违法和虚假宣传行为。

这种价格虚标已经成为行业营销的惯用手段。据此,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跟谁学、学而思、新东方在线、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近期,北京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行动不止如此。4月23日,北京市教委发布的通报显示,在会同相关部门针对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招生收费、广告宣传、课程师资等内容进行检查后发现,一些培训机构存在违规提前招生收费、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、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、部分直播类课程晚于规定结束时间等行为。并点名学而思网校、高途课堂、网易有道精品课、猿辅导等四家机构,责令其立即停止违规行为,限期在本机构网站或公众号显著位置公示整改措施和结果。

有家长反映,在校外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中主推的都是各种名师,但真正到上课的时候,任课老师并不是像机构承诺的具备名师身份。

“毕业于某985大学”“有近十年的教学经历”“多次获得省、市优秀教师荣誉”“多次参加省市竞赛获奖”“3名所教学生考上清华、北大”……一些教育培训机构的宣传手册上,名师亮眼的教学简历,是机构招揽生源的“利器”。而事实上,这些简历中充斥着大量虚假内容,众多信息含糊不清难以鉴别。

据悉,我国超过40万的校外培训机构有将近800万教师,拥有教师资格证的不足1/4。一些机构在招聘时,根本不看是否具有专业背景、教师资格证,在校大学生成为部分培训机构的执教“主力”,有些老师甚至是房屋中介或市场销售员转行而来。

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表示,下一步将持续加强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执法,重拳查处虚假噱头宣传和虚假广告、以划线价等形式虚构原价、价格欺诈、未对相关资质进行公示、利用合同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、未经许可擅自开办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等违法违规行为,严格规范市场经营秩序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利益。

对于北京这波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治理行动,不少家长表示支持。重拳整治之下,无疑会倒逼培训机构合规经营,家长给孩子选择培训班的顾虑就会少很多,明明白白消费。此外,还有家长建议根据企业规模进行罚款,因为对于行业内知名的大体量培训机构来说,即使顶格罚款数额也不大,震慑效果有限。

这是教育?还是生意?

原本,校外培训的壮大发展是一件好事,无论是兴趣上的培养拓展,还是学业上的培优补差,校外培训都为学生的个性化和差异化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平台,而逐利商家却将教育做成了赤裸裸的生意。

尤其,当下源源不断的热钱涌入教育培训行业,在线培训市场更是被炒得热火朝天。数据显示,2020年,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,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10年融资总和。

在资本的驱动之下,不少培训机构烧钱营销过度竞争,做广告、拼低价,甚至用收来的学费做投资、做投机。还有个别机构采用“白条”“教育贷”等金融手段促销、吸引学员。有一些商业平台推波助澜,为了经济利益,对培训机构广告大开绿灯,甚至鼓励和引导他们竞相投放,其中不乏夸大宣传和虚假广告。

这也导致,虽然行业趋势向好,但这些机构过度营销让自身卷入亏损的漩涡中。

好未来4月22日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,公司2021财年Q4季度营收为13.6亿美元,同比增长59%,全年公司实现收入约45亿美元,同比增长37.3%。但是,其亏损也放大,第四季净亏损为1.69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0.90亿美元扩大87.56%,全年净亏损为1.160亿美元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好未来的亏损加大,主要是因为线上教育大战所带来的营销费用大幅增长。公司Q4销售费用达到6.6亿美元,同比大增172%;全年销售费用16.8亿元,同比大增37.4%。

稍早前,新东方也发布了财报。数据显示,2021财年第三季度,新东方净收入超11.9亿美元,同比增长29%,此外,Q3净利润1.51亿美元,同比增长9.9%。

面对激烈的竞争环境,新东方业务扩张也导致了成本的增加,在2021财年第三季度,新东方运营成本和开支为10.890亿美元,同比增长35.1%;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.561亿美元,同比增长32.0%;总务及行政开支为3.934亿美元,同比增长36.1%。成本的增长导致公司的利润空间受到大幅缩减。

其他培训机构也大体处于亏损困境。数据显示,一起教育科技2020年净亏损13.399亿元,调整后的净亏损(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)9.839亿元;网易有道2020年净亏损17.53亿元,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2020年有道普通股股东应占净亏损17亿元;跟谁学2020年净亏损13.93亿元,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11.54亿元。

此外,虚火之下,资金链断裂、爆雷跑路的现象也时有发生。就在不久前,在线教育企业“学霸君”宣布倒闭,优胜教育也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。企业“一倒了之”,后果却由学生家长来承担,不仅课程被迫暂停,缴纳的培训费更是无处可寻,最终降低了行业整体的信誉度。“一些培训机构为了占领行业主导权,以赔钱模式运营,目的是挤垮中小机构。而恶性竞争的同时,培训机构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,一旦融资跟不上,资金链断裂,企业可能迅速倒闭,造成群众预收费无法退回,损害群众的利益。”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3月31日,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,今年教育部把培训机构治理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,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。随着监管政策的陆续出台,2021年也被视作教培行业变革性的一年。

从此次监管部门的专项检查中,我们也可以看出,其整治覆盖面显然已经远超个案执法,释放了一个鲜明的信号就是,不能让校外培训机构再野蛮生长。

相信,在趋严的监管下,教育培训行业将慢慢回归冷静,回归教育初衷。